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风送月朗

时间:2015-07-16 17:43:26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推荐人:天地人

2007年的一天,纪委书记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小王啊!你去准备一下,跟我下基层作个陪审。”

我知道又有人举报了,便问:“书记,什么大案要案,还要你亲自出马?”

书记轻松地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支公司有封匿名检举信,说是一个叫什么宋清风的站长,克扣员工工资,虐待员工生活,还有什么说不清的作风问题等等。这种小事本来转当地支公司的纪检科就是了。可我正好要下去调查研究,就一举两得吧?”

我说:“哦!知道了,一会儿就来。”便一股地风地跑回去收拾行李了。

我与书记来到某支公司,我找到了纪检科,说明是省石油公司纪委的,我们书记特来处理一封检举信,要求配合。

纪检科长拿过检举信看了看说:“呵!这点小事,把大书记都惊动下来了?你们没搞错吧?宋清风这个人我清楚,说他与别人格格不入我信,那人是有点持才傲物。但是说他那些,我还真不信。不过,既然你们来了。我一定积极配合!”

书记跨进门来:“这样的人还有人举报?我倒要亲自看看!这样吧,你先帮我把检举信中提到的,与他有关系的那位女员工叫来。”

纪检科长跟书记打了个招呼,马上就打电话落实了。然后说:“我就在隔壁办公室,有事招呼一声。”就出去回避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位女员工来了。看上去30多岁,白净白净的脸,一个运动头,很文静,虽不说十分美貌,但很有气质,好一个妙龄少妇!

我想:“有这样的女员工没准有故事。”

书记起身叫那女员工坐,然后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主要是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我也准备好了纸和笔。

书记回到办公桌前说:“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有人举报你们站长,对你有不轨行为,是不是真的?你别怕,实事求是地说,我们绝对为你保密!”

女员工不解地说:“什么呀?我们站长平时连话都很少跟我们说!哪个烂舌头的吃饱了撑得慌?”

书记又问:“真没有?别人可是有时间有地点的喔!”

女员工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没有!”

书记笑了:“别激动啊,举报是这样说的,你两平时眉来眼去,年终加油站团年,你们站长喝多了,拍了你一下。有没有这回事?”

女员工翻了翻白眼,想了一会儿说:“有啊!当时我们都敬他的酒,他从来不喝酒,与领导吃饭都不喝。他觉得员工一年辛辛苦苦,起早摸黑的,过意不去,破例与我们喝了点红酒。我敬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来年好好干!就坐下去不省人事了。如果这也算作风问题,我看天下的男人,都有作风问题了!平时吗,更没有什么啦!”说完她的脸都气红了!

书记点点头:“好了,我们只是落实一下!没事就好!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不准外传!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走了!”

女员工起身出去了。我真有点失望,本来想听一段桃色故事,结果成了这么档子捕风捉影的笑话,还给那女员工把男人数落了一下。

后面书记又按加油站的员工名单,抽了一个进来。是个年纪稍大,瘦高个的员工。那人进来就与我们点点头,自找位置坐下了。

书记和蔼地说:“老同志了吧?辛苦了!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有人举报你们站长克扣员工工资!”

那人还没等书记说完就叫起来:“说他克扣员工工资,打死我也不信!说其它加油站吗,倒是有这种现象。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书记搓了搓手说:“那你们工资是怎么发放的?”

老同志说:“按照每个人的加油数量,由站长和管理员计算好,然后造工资表,按表签字发放。这有什么问题吗?”

书记笑了笑说:“没问题!真的没有扣工资的现象?”

“有倒是有,那是违反《加油站管理实施细则》的人才扣,细则条款中的罚款,最低的五毛;最高的两元。当时讨论细则的时候,站长就说: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一个月最多的也就是罚五六块。话说回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没人不服。不像有些加油站站长,什么规矩都没有,看谁不顺眼,罚多少由他说了算。那些人,你们倒真该查查!否则还有没有王法?”

书记说:“老同志,别激动,慢慢说!你是怎么知道其它加油站的情况?”

老同志说:“虽然大家不在一个加油站工作,但都是同一个战壕的,开会到一起,难免相互交流交流。所以都清楚每个加油站的情况。一说到我们站长,其它加油站的员工,都羡慕我们靠到了一个好站长!”

书记又问:“你们的罚款,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老同志说:“一般用于年终加油站团年。团年会上,由站长公布账目,不够的,他倒贴,多了的分给职工。站长说,他愿意年年倒贴,证明大家工作干得好,他高兴!”老同志说到这儿,眼中似乎含有泪水。

书记起身说:“好了!老同志,打扰了,你可以走了!”

书记又抽了一位女员工进来,等她坐好,直接就问:“你们站长平时对员工的生活照顾得怎么样?”

女员工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说:“我不明白你指哪一方面?”

书记说:“有人反映你们站长不允许上班就餐开荤,有没有?”

“有啊!我们站长当时是这么提出的:你们那么辛苦,挣那么点钱,还要养家糊口,不容易,上班这两天不准开荤,两天也不影响你们的健康,把钱留着回去,与你们家人一起吃肉!因此上班都不开荤。”

书记听到这儿有点失态:“喔!好站长,你们有福气!那么他是不是跟你们同吃呢?”

“当然是,而且伙食费只有多给,没有少交的。比如两天算下来人均一元六,他就给两元,我们说不好算,他说,在总数中扣掉两元,你们再平摊不就得了?”

书记又问:“哪他平时帮你们加油不?”

“不参加,只是在现场转,忙的时候才帮,还有谁去上厕所了抵个空。”

书记满意地点点头说:“你们站长与上级领导关系如何?”

“不怎么样。平时领导下来检查,也查不出什么问题。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说,更不留人家吃饭!所以领导转一下就走了。我们都说他不懂板眼!他说,我这点工资是实实在在挣来的!为什么要请他们?要是我当经理,就反过来请加油站站长。因为他们才是帮我在第一线冲锋陷阵的,没有他们,光杆司令怎么当?现在搞反了!站长还得去请领导吃喝!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我们都觉得他说得有理,非常敬佩他。可有些主要领导放话说他不懂规矩!他很生气!”

书记站起来说:“明白了!这样的人是应该举报!”

我在背后偷偷拉了拉书记的衣服,书记才回过神来,对那位女员工说:“没事,我说的是反话,你们站长是个好同志!单位需要这样的人,社会需要这样的人!要不真的没天理了!你可以走了!”

等那位女员工走后,我看着沉思的书记说:“既然没事,我们也就打道回府了?”

书记说:“按理,当事人清白,是不应该召唤!可你发现没有?这么好的一位同志,为什么有人告他?为什么不讨领导欢心?不!我一定要见见他!”

我赞同地说:“我也想见见!”

书记把纪检科长叫进来,说了自己的想法。纪检科长说:“算了吧!他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人又傲气,不见为好。”

书记生气地说:“我还非要见他!没有争议,还见他干嘛?”

纪检科长没办法,只得出门落实去了。

不一会儿,进来一个看上去40多一点的中等个,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人。书记上前握着他的手说:“你就是宋清风同志吧?”来人说:“正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书记说:“我们是省石油公司纪委的,找你想了解一些情况,请你配合!你坐下我们慢慢聊。”

宋清风泰然自若地落座后说:“有什么你就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书记说:“好吧!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办公室主任。”“是怎么到加油站的?”“领导说我性情过于刚直,不懂得左右逢源,不适合在办公室工作,到基层去锻炼锻炼再说!正好我也觉得自己不适合干办公室主任,整天把人框得没了自我。就愉快地到了加油站。”“在加油站干了几年?”“六年。”“那么你与上级的关系不怎么和睦吧?”

他有点吃惊地看了看书记和我,然后说:“这话怎么说呢?不和睦谈不上,我的工作都是在他们的正确领导下才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只是在工作之余,没有与他们来往,这方面的和睦是欠缺一点。”

书记微微一笑:“看来你还是有点顾虑吗?不用怕,有什么说什么,又不是开会。你对某些人说你不懂规矩怎么看?”

“工作中的规矩我懂,生活中的规矩我不大懂。但是我看得出来,不就是溜须拍马,见风使舵,行贿受贿吗?溜须拍马,我爹妈没给我生那样的贱骨头,当然学不会。行贿受贿吧,我也想搞,不搞不行啊!人人都在搞,你不搞,当然是不懂规矩了!谁愿意做不懂规矩的人呢?可是我怎么也跟不上趟!有次,一个副经理到加油站检查工作,我见他比我年轻,好套近乎,便说,经理,我想晚上请你吃饭,赏个脸吧?他看了看我说:,跟你有什么玩的?就走了。”

书记插话:“明明是请他吃饭,怎么扯到玩上了?”

宋清风觉得有点意思,马上笑着说:“现在的吃饭只是个由头,吃完以后就搓麻将,你能赢领导的吗?要不这个饭就白吃了!然后就是卡拉OK,唱几曲以后就桑拿一条龙。我一不会喝酒;二不会打麻将;三不会唱歌,怎么跟他们玩?桑拿那种场合我从来不去。再说我上有老,下有小,那点工资要是请一次,全月完完了还不够。也许是领导对我知根知底,当然不给这种没趣的面子了!”

书记又插话:“还有如此明目张胆的领导?”

“这个世道,这样的领导还算好的,起码有话直说,不跟你一般见识。就怕吃了你的,喝了你的,还不满意,背后还要给你小鞋穿!那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书记哈哈大笑:“看来你对这一套非常清楚,只是下不了手,只会纸上谈兵!”

“不错!你太理解人了!不过像我这样的人,也算心术不正!不够党员资格!但是,当今社会,有些坏人是被逼上梁山的啊!我还只是心理上不正,行动上还没有同流合污。如果再浸泡几年,不加强思想防线的建设,说不准也会给浸泡黑的!”

书记这时摊牌了:“小宋啊!这次我们下来,主要是有人举报你,经过核实,那些都是捕风捉影。希望你不要有思想顾忌,好好干!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

“没事!这很正常!整个社会都在腐烂,你要想超脱,必然会遭排挤,历史上这样的事多得很。”

书记认真地说:“小宋同志,请你注意说话的分寸!”

小宋说:“说真话是需要勇气的!你既然不想听,我还懒得说呢!”

我站起来说:“你要搞清楚,这是我们的纪委书记!”

“纪委书记怎么啦!真话都不敢听?还是人民的父母官吗?”

我正想冒火,书记按了按手,示意我坐下,然后说;“我理解你!你被压抑很久了!反正没外人,今天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好不好?”

“书记大人,不是我想发泄,而是我非常担忧,整个社会像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滑向罗马帝国的老路?”

书记脸上有点惊诧:“有何凭证?”

“书记啊!这还要凭证?我们都生活在其中,想必你也不例外!人们上班还可以,下班了都相约着:晚上到哪儿搓一顿?今晚8点,老地方搓一把怎样?晚上有什么约会?有家咖啡馆不错,要不聚一聚?那一家KTV不错,要不今晚体验体验?等等等等,说的都是吃喝玩乐,很少有人回家。家是什么?好多人都忘了!家是给你放松,加油,思考,安逸的地方!结果呢?大家抛弃这样的避风港,去找乐子了!所以这离婚率越来越高。”

看得出,书记很感兴趣:“哦!没想到你还一套一套的。”书记起身给他倒了杯水:“你接着说!我洗耳恭听!”

“不敢!我只是相信组织,才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和盘托出。”

他喝了口水说:“原来我还以为,只是我们单位上这样,其他地方可能不会这么糜烂,结果,晚上街一看,好家伙!到处都是灯红酒绿的餐馆、火锅厅、KTV、休闲馆、桑拿浴这些供人吃喝玩乐的场所火爆!那些场所的嘈杂声,不绝于耳,确实有不夜城的感觉。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浪费的粮食800万吨,够2亿人吃1年的。这个数字恐怕还有点保守。你肯定见过领导检查,下面生怕点少了得罪领导,大圆盘桌不摆满,显示不了下级对上级的诚意;档次低了,还害怕领导说,我才不吃你的粪饭,这是谐音,然后扬长而去,那你就死定了!私人请客吃饭也差不多。但是,现在人能吃多少,几乎大半浪费!真是一桌豪华宴,穷人吃十年啊!经常如此消费,这钱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贪污腐败,上行下效!你看,一个个吃得肥头大耳,肥胖症越来越多,医都没法医!到最后非把国家吃空掏空!”

书记看他有点激动:“你别急,喝点水再说!”我也对宋清风另眼相看了!难怪,当过办公室主任的人,水平是不同。不过,居然有如此忧国忧民之心,不得不令人敬佩。

他喝了口水道:“如果,党!不下猛药!社会就会像一个开始腐烂的苹果,不及时挖除腐烂部分,整个苹果很快就会腐烂一空。到时候还用不着八国联军那样的船坚炮利!就会像罗马帝国那样无缘无故地消失了!罗马帝国当时要不强大,能称得上帝国吗?强大了以后,不知所以然了,酒池肉林,杀牲口的血都流成了河;男女在大澡堂,江河中混浴;整天灯红酒绿!据说,后来给一个小国轻而易举地灭了!这证实了一句话:天要叫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中国经得起这么疯狂吗?许多国家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啊!”

他又喝了口水:“只要明眼人,上街走一走,就会发现,到处都是吃喝玩乐方面的店铺,老的新华书店也改成了经商!电影院也改行了!倒是摆地摊书的增多了,那是书已经卖不出去了,给小商贩当处理品,几十元的书,五元就出手,有的论斤卖。我真想不明白,这是卖书还是在卖废纸啊!可就是这样,还是没几个人光临。书没几个人看了,写作的人不但得不到稿费,反而要花几万,甚至十几万卖一个书号,出版了还得自己满大街处理。这文人当得也够窝囊的!这文化强国还怎么实现?有正义的人,一出门就能切身感觉到。四处弥漫的不正之风,社会风气还如何好转?”

书记也激动了:“问得好!你的这些观点从何得来?”

“我不想同流合污,下班就回家,看看书,思考思考,结果越思考,越害怕!但是,我是小人物,在单位都没人待见,社会上就更没有人听了!于是我作了一首忆秦娥(惜英雄)的词,算是自我励志吧:‘论春秋,千古英雄皆有愁。皆有愁,生性耿直,酿下苦酒。满腹经论为谁酬,悔恨当初傻作徒。世道暗,誓不逐流,诗书难救!’”

书记兴奋地站起来,走到小宋面前,握着他的手说:“小宋同志,没想到还有点诗情画意!不错,继续努力,谢谢你给我们上了一课。有缘我们下次再见?”

宋清风也站起来,与我们告辞后走了!

书记阴沉着脸,严肃地说:“走!我们找他们的一把手了结一下?”

我说:“你不是还要调查研究吗?”“小宋给我们上了那么生动的一课,还需要调查研究吗?”

我赶忙收拾起东西,跟着书记后面出去了。纪检科长见我们出来,迎上前说:“怎么样?还顺利吧?”

书记说:“顺利就麻烦了!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你们单位有这种德才兼备的人都不用?放到加油站,真是浪费人才!”

纪检科长说:“就是不会来事,人,是个好人。”

书记瞪了他一眼:“好!你会来事!就算他不会来事吧!你带我去见你们总经理吧?”

纪检科长在前带路,乘电梯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还送我们进去引见,总经理起身相迎,客套了一番,分宾主坐下。总经理对纪检科长挥挥手,让他退下去了!

书记最喜欢开门见山:“老总啊!这次下来调查你们单位举报宋清风的案子,我们已经了结,特来向你报告!”

总经理说:“我听说了!只是你们在办案,我不好打搅。没想到办得这么快?有什么情况?你就说说吧?”

接着书记就把全过程一五一十地跟总经理说了。然后说:“虽然我是搞纪委的,人事上的事不属于我管。但是遇到这样的好党员,我还是想问一问,为何得不到重用?”

总经理有点尴尬地说:“宋清风吗,是个好同志,我们也想重用,只是放到基层考验考验。”

“据我所知,他已在加油站干了六年了!有考验这么长的吗?”

总经理有点难堪地:“嗯,这个,这个吗?我们是这么想的,他这样的人才,现在提上来能适应上层的工作吗?还是再放放,适当的时候,我们会考虑的!”

书记不高兴地站起来:“人事的问题,我不好过多干预,你们就尽情地考虑吧?”说完招呼也不打,就出门了!搞得总经理一脸尴尬,跟在后面说:“那就不送了?”。书记理都不理他,径直走了!

返程的路上,书记一言不发。我知道,这种时候最好不要惹他。心想:“是他老了真不懂潜规则,还是党性使然?但宋清风那样的‘榆木疙瘩’都懂潜规则,他能不懂吗?”

真是的,要不是那封匿名信,可能人们永远也不会认识宋清风这样的小人物。多亏举报的人,才使宋清风,风送月朗,上下都更透彻地看清了他的人品!但是,他的提升,始终是在考虑考虑之中。原因——潜规则——不懂规矩,不识板眼,难入法门……

人喜欢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