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复仇与爱(十四)

时间:2015-07-16 16:17:04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推荐人:天地人

黑夜从世界的一角升起,越过一条条不作痕迹的经纬,朝着这一方天地浸透过来。偶尔得见的太阳病怏怏的从山头滑落,于刹那间卷走了所有光辉。于是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黯淡之中。

医院里的人并不那么多,整个空间里沉浸了冷清凄凉的气氛,显得有些悲伤。也是,毕竟是生病了,更有甚者即将面临死亡的亲临,谁也不会没心没肺的露出或是嘲讽或是祝福的笑容。一进医院,看得最多的便是一张张愁云惨淡的脸。在空气中也弥漫了忧愁的情绪,仿佛永远不会散去的药水味道,从医院开业之时便一直沉积起来。

“哒哒哒”皮靴在瓷砖铺就的地面敲出清脆的声响,无限幽远的回荡在略显恐怖的甬道里。头顶,巨大的冷光灯散发着阴森森的光线。白色的光线一束束从头顶落下,又化成了紊乱的毫光四处漂浮,像极了一群群白色的幽灵,在整个空间里茫然的游荡。

影子在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随着主人的缓慢向前便一寸寸缩短,直到成了漆黑的一点龟缩在脚下。身体走过灯的下方,影子也便悄悄的从身下探出头,又向着身前无限远的地方延伸过去,最终消失在更为光明的灯光形成的一圈明亮的领地。

李月如一脸肃穆的走在冷清的走道里。全世界仿佛只有自己还活着,其他人都消失在什么隐匿的地方,再也看不见丝毫生人的影子。她换了一身衣服,绝美的年轻面容配上漂亮的衣服让她更为光彩照人。可是,衣服再漂亮,人再美丽,若是没有自己喜欢的人来欣赏,那又有什么意义?

生活得太过浮华,只会让自己更加空虚。

走到甬道的尽头,纤细的手抬起来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请进。”从里面传出的声音令她僵住了身体,抬起的手久久不能放下。李月如深吸一口气,似乎在一瞬间抹去了千万种繁复的念头。她手上用力,缓缓的推开了门,却在开门的瞬间呆愣住了,眼睛再也不能转动。

杨真盛双手捧着的白嫩细手,在视野里显得无比刺眼。他们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仿佛在对自己这个陌生人的无情嘲讽。可以看出,他们相谈甚欢,若无自己的打扰,大约可以如此度过漫漫长夜!可是,从前两个和自己最为亲近的人,却在自己背后偷偷的走到了一起,内心应该是无比愤怒的啊。为什么除了厌恶,竟生不起丝毫愤怒的情绪呢?

一丝淡淡的笑容在李月如的脸上显现出来,继而变成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正如花朵的开放,逐渐向世人展现自己最美丽的姿态一般,不急不缓的开放着。她看着两人闪电般缩回的手,看着他们凝固在脸上的僵硬的笑,心中一阵阵反胃。肚子里的东西成了鲜活的一个个翻江倒海般破坏着里面。引起的浪潮一波波的冲击着喉咙,恶心感顿时出现。

杨真盛立刻站了起来,一脸尴尬的朝李月如跑过来。“月如,昨晚你到哪儿去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你可知道我非常担心你,一晚上都没睡好?你…”“不用你操心,我昨晚过得很好。好了,你出去吧,我不是来找你的。”

李月如眉头轻皱,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令他的所有解释都胎死腹中。可是,内心却有所不安,他并没有顺从她的话。有些担心的说:“月如,你可不要做傻事啊。梦婷的身体还没有好转,经不起什么打击的。”

李月如瞥了他一眼,“梦婷?叫得真好听!”讽刺的气味即使没有风的吹拂也传播到了很远的地方,轻飘飘的钻进杨真盛的耳朵。他浑身一颤,却又无可奈何的转过身去,一脸黯然的走出了房间。

门在身后轻轻的关上,却也在李月如的心底彻底关上了一扇未知的门。她缓缓向前走去,僵硬的鞋底在僵硬的地面上碰撞出震耳的声响,恐怖的回荡在寂静的房间里。

廖梦婷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不平常的嫣红。心中五味杂陈,几乎找不到自己应有的情绪。想笑,却更想哭。但眼泪还未流下便又被性子里的倔强硬生生的扯回眼底。她轻喘一口气,微弱的声音在微弱的灯光下静静流淌。“对不起。”

熟悉的声音出自早已不熟悉的人那无比恶毒的口中,听在耳里便觉得将耳朵也给污染了去。李月如在另一张床上坐下,仇恨的眼光直直的射着廖梦婷的双眼,直到见着眼泪的落下才收回。随后若无其事的望向了窗外的一片漆黑。

静静的夜,却有不平静的人在其中到处寻觅,但寻觅的是什么呢?没有人知道。或许黑夜知道,又或许时间的掌控神可以轻易查询到,可是它们早已不是凡人所能窥视的领域,也就无从透过它们的眼睛告知世人以真相。

“你怎么就没死呢?啊,像你这帮蛇蝎心肠的女人,上天怎么就不收了你?你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李月如恶毒的说着,冰冷的语调却也像诅咒般成了一个个艰涩难懂的字符刻印在廖梦婷的心里。

“我本来已经死去,可是上天既然让我存活了下来,我便不会再自寻短见。这辈子我欠你的,永远也还不清。但我会偿还给你,哪怕是给你做牛做马也毫无怨言。若是你心中仍存有一口恶气,你也可以杀了我。我决不恨你!”

“杀你?那只会脏了我的手。我不会杀你,也不会原谅你,我会一生都诅咒你。我要你永远活在自责之中,我要你到死都不得安宁!”狠毒的话自诱人的红唇了吐出,便使李月如也变得狰狞起来。面目表情一片冷漠,眼中的凶光也随着毒蛇般的语言硬生生地窜进面前看似柔弱的女孩心里,然后在里面悄悄的隐匿起来。

“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不管会付出多少,现今我都不会后悔。哪怕我一生都活在痛苦中,哪怕每天夜里都有噩梦相伴,我也会感到满足。”柔弱的表情,却吐露出无比坚定的话语。廖梦婷转过头来,毫不避让的与李月如对视起来。这一瞬间,两人仿佛又回到过往无话不谈的关系,心中不由更为伤感

她眼中的执着却像无声的春雨漫过心田,渐也感到新的希望。李月如心中的仇恨渐渐隐去,内心也生起了些许不忍。两人相处了两年,彼此间也认识颇深。回忆往昔,那个时常满脸笑容的女孩总是文静的等待在旁边,似乎任何事都与她没有太大的关系,似乎她就是这个样子,一脸柔弱的等待着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动向自己走来。

想及此处,李月如的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下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为什么要害我呢?”

“因为我爱他!”

李月如一怔,但随即就明白过来她所说的“他”便是杨真盛。心中痛苦的同时却也开始愤怒了。“你爱他?你以为爱一个人仅仅是口头上说的吗?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可是你做的事能表明你是爱他的吗?不能,你说你爱他,为什么要硬生生的将他的幸福撕成两半?为什么要将莫大的痛苦强加给他?难道你觉得你和他要更为合适吗?”

听到李月如似咆哮又似哭喊的责问,廖梦婷一时哑口无言。心中百感交集,无数言语埋藏在其中却又难以述说分毫。她沉默了,却又开始不甘起来。“不错,我就是爱他。爱他,就要拥有他的爱。你不用骂我,在爱情的世界里,谁都是公平的,也是极为自私的。别和我说什么爱他就要祝福他之类的话,我做不到。因为我是真正的爱他。那些说什么爱他便应该放手的人,其实是因为她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她没有将他看作她的整个世界。我若是失去了他,便是失去了整个世界。我不愿这样,所以我要争取。纵然我这样做会让他感到痛苦,可是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消减他的痛苦。他的幸福,应该在我这里。或许你会骂我无耻,下流,可我还是要这样做。我自信自己爱他胜过任何人,为他,我可以做任何事。你觉得他是你命中注定的人,可是命运无常,谁也说不准自己在命里是否遇着了命中注定的人,也就更谈不上谁比谁更合适。只是,对我来说他便是我命中注定的人,是我要用一生去爱护的人。我不会放开他,除非他放开了我。不过,若是这样我也就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李月如被她一番深沉的话震撼住了,心里也开始迷茫起来。“或许比起她,我到显得不那么爱他了。难道我和他之间仅仅是互有好感?难道我与他之间就没有刻骨铭心的情感吗?”

她迷茫了,自惭形秽的同时却也不无苦楚。苦涩像注满在心间一样,无论怎么倾倒也散不去留在其中的滋味。她呆呆的望着廖梦婷,眼前的女孩圆润的脸蛋上浮起一阵潮红,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可是她眼中迸射的光亮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足,简直照亮了一方世界的阴影。

无意识的张开嘴,却发现无比干涩,连说话也有些不自然。李月如不甘的问:“若是你处在我所在的位置,你又能怎么做?大家都是女人,人心也都是肉长的,若是我像你对我一般对你痛下毒手,你又会怎么选择?”

人喜欢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