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落叶

时间:2015-07-03    阅读: 次    来源:未知
编辑:天地人

我和林生从小便在这些小山坡上摸爬滚打,从满山葱绿到遍眼枯黄,再到积雪覆脚,对我们而言,季节就是由青到黄,再由白到绿的颜色变换,而我们的乐趣也会从挖蚯蚓,斗蛐蛐,砸鸟窝到堆雪人,我们就是这座山林的国王,所有的虫鸣蛙响都是为我们奏响的乐章。

所有的风吹树动都是子民对我们的敬畏,所有汨汨清溪都是为我们流淌的琼浆玉液。林生很憨实,厚重,相比于孱弱单薄的我,他就如同一个石墩子般扎实。所以在这个王国,所有需要力气的任务都由他来完成,而灵活点的事情则交给我,所有林语花香鸟鸣溪响在我们的治下都充满了生气。多年以后当我看完《仙境之桥》之后,不禁呜咽不能自胜。

林生和我读完小学之后就分开了,我去了城里读中学,而他则留在了乡下的中学,而儿时的这片山林丘坡也因为我们的渐渐长大和彼此分离而渐渐在记忆中荒芜。高二暑假的时候,我碰到了林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壮实,只是他已经没有读书了。

我望着他有些惋惜,很想问他为什么。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怀子,我真羡慕你。我不知道对他说什么,浅浅的说了声“保重”,我知道他已经要南下打工了。对于林生来说,书本或许是比砖头还要沉重的东西,也许我们每个人生下来就已经注定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了吧。

我大四那年,生活忽然紧张了,开始要准备自己以后的生活,当我焦头烂额的准备考试和简历的时候,母亲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林生死了,是在工地上摔死的。我脑袋嗡的就空白了,身体开始不停的旋转,当我睁开眼是发现自己就在那片山林丘坡上,林生就站在我对面,我想拉他。

却突然下起大雨,林生就被这大雨拍打的渐渐模糊,直至消失。“嘿,老怀,醒醒,怎么还哭了,是不是失恋了啊?”我才发现自己躺在寝室的床上,室友们都围坐在周边,大头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很想见见这位把你伤到昏厥的女生是何方神圣。”我岔了一口气,却多么希望大头说的就是真相,失恋是可以治愈的伤,而归入尘土的发小已经远去,不会再出现了。

窗外的叶已枯黄,枯黄败落的树叶被秋风吹落,千回百转,归于尘土,润生万物。林生如同一片落叶化入了大地,而我的梦里始终飘着一片落叶,千回百转,却始终不能落下。

我们曾经一起少年,一起嬉闹,一起梦想,却在成长的路上渐行渐远,希望有一天,那些五彩缤纷的梦陪伴我们彼此幸福的存在。

0
我要投稿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575891117@qq.com
返回顶部